0292_119

  0292_119 随着领地晋级,廉州侯府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 晋级后的领主府,面积扩大五倍有余,真正具有侯府气派。足足五进的院落群,大门、角门、影壁、垂花门不一而足,抄手游廊、甬路、穿堂各式各样,倒座房、耳房、偏房、跨院、抱厦错落有致。

   面积之大,院落之多,让欧阳朔这位主人都有些迷糊。

   以垂花门为界,廉州侯府划分为“外朝”和“内廷”两大部分。外朝以正殿、文华殿和武英殿为核心,三座大殿的功能,跟此前的院落基本一致。

   欧阳朔搬出文华殿,外朝专门建有一座雅致的院落,作为他的书房,也是他未来的办公处所,不用再跟诸位署长挤在一起办公。

   内廷,欧阳朔除了居住的院落,还建有专门供他习武的校场。

   武英殿,除了进驻禁卫旅,还专门分出一间院落,供白起等将领办公。作为上将军,白起平日不在军营的话,就在此处理军务。

   总而言之,晋级之后,廉州侯府的功能真正趋于完善,章法有度。

   晋级之后,领地势必要掀起一场军政变革。

   军事上,随着白起的上任以及三大师团的组建,短时间内不会再有大的调整,最多也就是城卫旅以及特种部队的组建。

   关键,是政治架构的调整。

   当天下午,欧阳朔召集范仲淹、田文镜以及崔映柚三位署长议事。

   长发系清纯美女气质清冷唯美校园写真

   议事的地点,选在欧阳朔的书房。秘书郎柏南浦给三位署长沏茶之后,识趣地离开书房,在门外守候。他知道,此次议事不同寻常。

   让柏南浦感到疑惑的是,五位署长中,军务署长葛洪亮和物资储备署长沈追都没有接到议事的邀请。如果说葛洪亮作为半个军方人物,不参加此次议政还说得过去,但是为什么沈追没有获准参加呢?!

   难道沈署长遭到君侯的冷遇?柏南浦打了一个寒颤,不敢再细想下去。

   欧阳朔丝毫不知道,他的一番举动,被秘书郎揣摩出无数的版本,就算知道,恐怕也没心情理会。他现在的心思,全都集中在这次政治架构调整上。

   “对于领地未来的政治架构,谈谈你们的看法!”

   范仲淹三人对此早有心理准备,他们知道,领地每一次越阶晋级,君侯都会有一番大手笔。不同的是,君侯此次没有直接抛出改革方案,而是想先听听他们的意见。

   君侯要他们说说,那就必须得说说,而且还必须得说出个门道来,否则的话,怎么配身居高位。

   范仲淹率先发言:“微臣认为,调整政治架构,首要一条,就是要将廉州侯府跟山海城分离开来,以此突显廉州侯府的中央权威,理清从属关系。”

   此前,山海县跟廉州侯府,是一体两面的关系,共用一套治理班子。晋级之后,山海城只是领地治所,再这么搅在一起,就显得不合时宜。

   “倘若分离廉州侯府和山海城,那么山海城跟天风县等附属领地,又是什么关系呢?”欧阳朔不置可否,抛出下一个问题。

   “既然要分离,就要分的彻底。附属领地的说法,也要改一改。微臣建议,在领地内实施郡、府、县三级治理体系,以此理清互相之间的从属关系。”

   欧阳朔眼前一亮,感兴趣地说道:“再说详细一些!”

   “整个山海领,可以划为一个郡,暂时就叫山海郡。廉州侯府,相当于节度使府,掌管山海郡军政大权。山海郡以下,设立若干个府。西部,以天风县为中心,可设立天风府,治所设在天风县,下瞎永夜、广水二县。中部,以山海城为中心,可设立山海府或者叫京兆府,治所设在山海城,下瞎泅水县和友谊县。东部,友谊、固山两县,也可暂时设立一府。”

   “北海县怎么办?”映柚问道。

   “北海县位于廉州盆地之外,地理位置独特,可单独设立一府。”

   欧阳朔点点头,道:“希文的规划,我大致认同,补充三点。其一,领地下一步的战略目标,就是一统廉州盆地。因此,做行政区域规划的时候,应该以廉州盆地为蓝本,将整个廉州盆地,设为廉州郡。其二,天风县既然作为天风府治所,就应该更名为天风城,以此类推。其三,一郡之地,不宜设立太多的府,四个左右,最为适宜。未来的廉州郡,东南西北中,设立五府足矣。因此,北海县可更名为北海城,由廉州侯府直辖,但是不单独开府。”

   “君侯圣明!”范仲淹由衷说道,“山海府的称谓,还请君侯裁决。”

   “就叫山海府吧!”欧阳朔没有好高骛远。

   “诺!”

   范仲淹说完,田文镜起身,道:“关于山海府,微臣有个想法。”

   “哦?”欧阳朔知道,田文镜平时寡言少语,一旦发声,必有好计。

   “山海城、泅水县以及友谊县三座城市,成品字,镇守在廉州盆地南面,互相靠的极近,加上联通三城的桥梁已经竣工,说是三城,莫若说是一座巨城。因此,微臣建议,干脆撤去泅水县和友谊县,将三城融为一体,统称山海城。如此巨城,方才配得上领地治所的地位。”田文镜果然语出惊人。

   欧阳朔点头,田文镜的设想,跟他当初规划两座附属领地的想法不谋而合。唯有如此巨城,才配得上未来建国的都城。

   “好,就照仰光的设想办理。”

   三人一番合计,基本解决了领地上下层级的架构问题,剩下的具体工作,自然还是交由行政署来处理。

   欧阳朔的设想,还不止于此,接着说道:“除了郡县的改制,廉州侯府的架构,也要调整一下。”

   范仲淹和田文镜对视一眼,心中一颤,他们的政治嗅觉何等敏锐,立即将此事,跟缺席的沈追联系到一起。

   果然,欧阳朔要对物资储备署动刀,道:“晋升郡城之后,物资储备署的存在,已经不合时宜,该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。本侯决定,正式解散物资储备署,其下设的盐田司、物资司以及车马司,另行安置。盐田司划入北海城管辖,北暮盐场同样划归北海城,利润按比例上缴财政署。”

   欧阳朔放开领地财政最大的功臣——北暮盐场,正是自信的表现。北暮盐场独立支撑领地财政的时代,已经一去不复还。

   “物资司解散,掌管的伐木场和采石场,划归地方管辖;掌管的采矿场,划归军务署战备司管辖;掌管的粮仓和狼山矿场,划归财政署产业司管辖。其余的物资,全部下放给商人,不再专管专营。”

   “车马司解散,掌管的疾风谷军马场,划归战备司管辖;掌管的车马行和码头,划归产业司管辖;同时放开车马行、商船的专营,允许商人投资。”

   欧阳朔的一番调整,不仅精简机构,而且进一步放开领地对经济的干预,进一步扩大投资准入范围,刺激私营经济的发展。

   和泉记商会和崔氏商会的入驻,就是一个契机。

   至此,领地政务以行政署、内政署以及财政署三驾马车为核心。财政署在此轮调整中,权利得到进一步的增强。

   确定政治架构,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人事调整。

   山海府的知府人选,欧阳朔已经钦定魏冉,没什么好讨论的。所要安排的,是原泅水县令赵得贤以及友谊县令周海辰的去处。

   天风府的知府人选,是个焦点,现在的天风县令赵得旺肯定挑不起这副担子,必须另选贤才。

   再有就是物资储备署解散之后,署长沈追等人的安排。

   “天风府知府,诸位可有推荐人选?”欧阳朔问道。

   范仲淹等人面面相觑,这等人事安排,实在敏感,他们不想参与进来。

   “君侯圣裁!”

   “怎么?都说说嘛,随便说!”欧阳朔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。

   “沈追如何?”田文镜试探地说道,沈追算得上是他的半个门生,如今被解除署长职务,他还是想为沈追谋一份好差事。

   欧阳朔摇摇头,道:“沈追还需历练一番,尚不足以担起一府政务,就让他出任永夜县令吧!”欧阳朔虽然也看好沈追,但是还不想揠苗助长。

   范仲淹神情莫名地看了崔映柚一眼,道:“微臣举荐宜水县令崔守嗣。”范仲淹的提议,倒是有意思。谁不知道,崔守嗣是崔映柚的堂兄。

   如果真的被采纳,崔氏兄妹就将同时身居高位,再加上崔氏商会开设的分会,崔家在领地的势力可就不同一般,隐隐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。

   其中意味,实在微妙。

   崔映柚眼神一抬,随即眼观鼻,鼻观心,一动不动。

   欧阳朔微微一笑,似乎没有看出其中的玄机,道:“崔县令治理宜水县,颇有成效,由他出任天风府知府,倒是合适,就这么定了吧!”

   “诺!”

   至此,大局已定,剩下的就是具体的人事安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