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直播。

夜色直播。 沈管家的手颤抖的拿着钳子,在靠近那根电线的时候缴械投降:“柴先生,我还是不敢,滕先生知道我这么做肯定会让我生不如死的。”

“把你的手机关机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一会他肯定会打电话过来。”

沈管家一听不仅要剪电线还要他挂滕皓的电话,额角忍不住的渗汗,声音哆嗦的说:“我不……不管了,我只有一条命。”

柴俊基无奈的瞥了他一眼,一把夺过沈管家手中的钳和手机子嚷嚷:“这点事情都不敢以后怎么成就大事业。”说着伸手就将那根电线剪断了,同时将沈管家的手机扔在了游泳池里。

片刻后就听见一声尖叫声,柴俊基满意的点了点头,得意的离去。

………

“沈管家,昨天手机关机是什么意思。”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,眼底藏着阴霾。

沈管家恭敬的站在那里,微微欠身,甚至不敢抬头看滕皓一眼,额头上因为紧张而出现汗水,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稳了稳情绪开口:“昨天柴先生来过了,他将我的手机扔在了游泳池里。”

滕皓眼皮倏地一跳,猛然起身,目光寒冷:“他来干什么。”

在滕皓起身的那一刹那,沈管家吓得心脏猛然一缩,差点没有晕过去,支支吾吾的说:“柴先生说想要在您的新婚之夜给您一点礼物。”

绝色美女闺房私照_宅男的福气

不是他不仁义,而是自己的主人太可怕,所以不得已才将你出卖啊。沈管家在心里呐喊着,并且为柴俊基默默的祈祷着。

说曹操曹操到,柴俊基一脸来领赏的表情,走过去勾住滕皓的肩膀笑眯眯的问:“哥们我昨天为你创造的美好夜晚过的怎么样。”

沈管家用同情的眼光看了他一眼,示意他噤声,可是某人偏偏没有收到信号还以为自己立了大功。

平静的气氛让人诡异,房间里只有柴俊基一个人的笑声。

转身对上滕皓寒冷刺骨的目光,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,装作没有看懂的样子。

“管家,你先下去吧!”淡漠的字眼却让沈管家如临大赦一般,飞快的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。

“昨天是你把电线剪断的?”

柴俊基看着滕皓满脸不悦的表情,知道事情闹得有点大,用手挠挠头发,来转移紧张的注意力:“这也是为你好啊!”

滕皓的眼底没有任何波澜,语气平淡,没有任何起伏的开口:“你就直接回答说是或者不是。”

柴俊基抿了抿嘴,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,毅然决然的说:“是我。”

滕皓一步一步的向他靠近,眼眸里蕴藏着东西。

柴俊基一步一步的往后退,眼眸里带着紧张。

勾了勾唇,滕皓突然变了情绪,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:“做的不错。”

深深的吁了一口气,柴俊基不满的瞥了他一眼,蹙着眉毛瞪他:“你下次想感谢我就感谢,干嘛这么大喘气啊!”

滕皓自动忽略掉他的抱怨,沉声说道:“我老婆想请你和楚秀卉来家里吃饭,今天晚上过来吧。”

柴俊基意味深长的盯着他,调侃的语气显得他有些洋洋得意:“你这改口改的怎么这么自然。”

“你是不会懂有另外一半的幸福感觉,你这个单身狗。”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,秀恩爱秀的柴俊基一脸。

“这些粗俗的话,你都是和谁学的。”

“粗俗?”滕皓听见这两个字,眼神微眯,口气不善。

这时傅晓晓已经穿好了衣服从楼上下来,看到柴俊基,赶紧上前打招呼:“老板好。”

左眼皮猛地一跳,有些不安的看了看滕皓,柴俊基摆了摆手,苦笑道:“别……别这么叫我,我可受不起。”

傅晓晓了然,自己身边这个中央空调谁都不敢惹吧,莫名其妙的笑了笑说:“我想请你和秀卉来我们家吃饭,可否赏脸。”

柴俊基在原地一个趔趄,整了整领带,满脸的局促不安:“你不用这么客气,这件事你老公已经对我说过了。”

“我老公?”傅晓晓狐疑的扭头看向滕皓,四目相对,傅晓晓佯装迟钝,傻笑着望着窗外。

“以后她不去你公司上班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傅晓晓疑惑的问。

“好好好。”柴俊基巴不得呢,一个姑奶奶在他公司让他怎么能好好工作。

“你老公有自己的公司,干嘛要去别人的公司上班。”滕皓语气理所当然的回答。

娇嗔的瞪他一眼,傅晓晓没有说话。

“我们两个先走了,你今天就在家吧!”

“恩。”

……

大约七点半的时候,滕皓就带着柴俊基和楚秀卉回家了,刚打开家门,滕皓就看见穿着围裙的傅晓晓,站在玄关甜甜的笑着。

楚秀卉看到此情此景,内心在呐喊、在咆哮:”别告诉我你做饭了,别告诉我你做饭了!”

下一秒,傅晓晓就一脸骄傲的宣布:“同志们,今天是我亲自下厨哦?”

楚秀卉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大了,脸色惨白,柴俊基看到她如此的反应,倾身在她耳边小声的问:“她做饭很难吃吗?”

“说她做的难吃就是夸奖她。”

倒是滕皓眉眼间全是温柔的笑意,脚步一顿,言辞恳切的夸奖道:“我很期待。”

楚秀卉的嘴角抽了抽,在心里默默的呐喊:“看你一会还笑不笑的出来。”

几个人走到餐桌旁,楚秀卉和柴俊基看着一桌黑乎乎的东西,互相对视一眼,脸都绿了,楚秀卉用眼神示意:“要不要撤!”

柴俊基毅然决然的重重的点了下头。

“你们两个愣着干嘛,快点坐下来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做的料理。”傅晓晓冲着他们招招手,招呼他们坐下。

滕皓率先走过去,但是楚秀卉和柴俊基却迟迟不肯迈出自己坚定的步伐,一脸拒绝的表情。

“快过来啊,绝对让你们好吃的忘不掉。”傅晓晓看起来很有自信的样子。

“这特么也能叫料理。”楚秀卉脱口而出,忽然收到一记冷光,楚秀卉颤巍巍的看着滕皓解释:“我是说这么好的饭菜叫料理简直太亏了。”